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黑沉沉的天空,夜幕变得越来越黑,像是被墨汁染黑的幕布,再看不到半点儿星辰。

    原本七星连珠的景象,在这一刻,被巨大的幕布掩盖。

    遥不可及的苍穹,此时此刻像是一块巨大的黑石,似乎在下一刻,几乎毫无声息地落下来。

    摇摇欲坠的姑苏流云,眼底的光芒越发诡异。

    饶是如此,那手上结印的速度,依然没有慢下来,甚至,以非常反常的状态,在加快。

    “阿婉!”

    “阿婉!”

    巨大的幕布中,传来凤吟九悲痛欲绝的声音,姑苏流云的眼底,渐渐开始冒出血丝。

    嘴角的鲜血,也越来越多,越来越浓稠。

    这一世,他没有哪一刻,有这样强烈的愿望,想要留着一个人,想要留住他的阿婉。

    看着她长大,看着她宛如困兽一般跟他作对,看着她被他一步步逼得投进凤吟九的怀抱。

    明知凤吟九不属于这个世界,依然决然毅然地想要跟着凤吟九的脚步走。

    从不知情滋味的姑苏流云,感觉满心满眼都是酸涩。

    但是更多的,是惴惴不安,是惶恐无措,是只想用尽生命,来挽留他的阿婉!

    狂风大作,电闪雷鸣。

    原本星空万里的夜空,从像是被墨汁染成了黑色幕布后,再次发生变化,像是一个张着血盆大口的野兽,在下一刻,会将所有一切生命,吞噬殆尽。

    乍然间,一道几乎是血染的身影,从那张血盆大口中闪现,眸光凌厉狠辣,带着无法言喻的杀气,迎面而来。

    看到凤吟九的出现,姑苏流云眼底划过一丝不敢置信的神色,下一秒则变成了浓浓的愤怒和恨意。

    “凤吟九,你竟然没有拉住她!”

    那一声,像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姑苏流云的身子,在这一刻,缓缓倒了下去。

    与此同时,凤吟九的身影,已经到了姑苏流云跟前。

    “凤吟九,你找死!”

    凤吟九眼底划过一丝嗜血的残暴,盯着姑苏流云,声音无比阴冷。

    “姑苏流云,你把阿婉还给我!”

    凤吟九怎么都没想到,因为他被姑苏流云蛊惑了心神,又或者他看到的都是事实,是真的看到了父皇母后,也看到了长兮皇叔。

    甚至,他和跟他们说了话,让他们不要惦记他,他很好,一直都很好。

    想要说的更多,只听到姑苏流云一声“阿婉”,他的心神,瞬间稳住,不知是梦还是现实,只想着见到阿婉。

    但是没想到,他睁开眼睛的瞬间,就是看到阿婉投进那巨大夜幕的瞬间。

    那一瞬间,他几乎有种生命在一点点流失的感觉。

    想都没想,快速伸手,想要去抓住阿婉的手。

    但是,迟了!

    一切都迟了!

    姑苏流云!

    都是姑苏流云!

    他的阿婉……

    他想着生生世世和她在一起,哪怕不能回到凤天王朝,他们也能在这片大陆上,找到自己的位置,过着白首不相离的日子。

    至尊皇位,只要他想,便触手可得。

    但若是她不喜欢,他亦可以弃之如敝履。

    哪里知道,这一切,竟然毁在姑苏流云的手里。

    腰身的软剑,在瞬间出鞘,漆黑的夜幕下,那泛着寒光的剑锋,眨眼的功夫,到了姑苏流云的咽喉处。

    白皙的几乎能看到血管的肌肤,瞬间出现血痕。

    凤吟九拿着软剑的手,在微微颤抖。

    半坐在地上的姑苏流云,细长的睫毛微微垂着,似乎根本没看到近在咽喉的利剑,神色颓然。

    那清俊秀雅的脸上,神色无喜无悲,像是已经生无可恋之人,已经失去了生命。

    “姑苏流云,你把阿婉还给我!”

    此时此刻的凤吟九,因为冲破姑苏流云设下的幻境,浑身鲜血淋淋,几乎看不到衣袍原来的颜色。

    只有刺目的猩红,无比打眼。

    一身白衣胜雪的姑苏流云,依然像是没听到像是被逼到绝境的宛如困兽一般的凤吟九的嘶喊。

    半坐在地上,神色麻木,恍若失了心,丢了魂。

    若不是凤吟九提及阿婉,想来依然像是一尊绝美的雕塑一样,杵在原地,波澜不惊。

    “阿婉?”

    轻轻呢喃着这两个字,姑苏流云缓缓抬眸,眸光沉静幽深,比此时此刻的夜幕,还要深不可测。

    “哈……哈哈……哈哈哈……”

    “姑苏流云!”

    一把揪住姑苏流云的衣襟,凤吟九像是疯了一般,盯着同样像是疯了一样大笑不止的姑苏流云。

    “你笑什么?”

    “啊,你笑什么!”

    杀了他,杀了他!

    凤吟九的心底,在不断叫嚣着。

    可是阿婉……

    阿婉!

    他的阿婉!

    姑苏流云,兴许是他找回阿婉的唯一办法!

    大笑过后,姑苏流云盯着凤吟九布满血丝的眼睛,声音低沉邪气,带着一种近乎毁灭的疯狂。

    “凤吟九,我没有得到,你也别想得到!”

    “杀了我吧,你杀了我!”

    “哈哈哈……杀了我吧!”

    “我活了这么多年,才等到这么一个有趣的女子,才知道什么是情什么是爱,结果呢……因为你,凤吟九,因为不属于这里的你,一切都变了!”

    “杀了我……阿婉再也回不来了,正好……让我去陪着她!”

    听着姑苏流云的话,凤吟九双眸充血,额头青筋暴起,似乎下一刻,就会从皮肤下面爆裂而出。

    “啊……”

    将姑苏流云像是破布一样丢在地上,凤吟九双手抱头,看着狂风涌动的黑色苍穹,凄厉悲凉地嘶喊。

    姑苏流云看着几乎崩溃的凤吟九,依然忍不住大笑,原本墨黑如锦缎的长发,此时已经像是一团水草一样,被狂风卷起,显得格外悲凉。

    忽地,姑苏流云看着漆黑苍穹的瞬间,瞳孔猛地一缩。

    “阿婉!”

    几乎是在瞬间,凤吟九也猛然猛然顿住,看向忽然从夜空中宛若仙子一样走来的苏婉,泪流满面。

    “凤吟九,我回来了!”

    地上的姑苏流云,则是索性躺在地上,雪白的衣袍上染着的血花,像是梅花盛开在雪地般,华美又悲凉。

    其实……他未必要得到她!

    其实,他只是想要知道,她心底爱的人,到底是谁!

    其实,他不过是不想相信自己的心!

    其实,他根本不信,他会爱上一个女人!

    仅此而已!

    哈!

    哈哈!

    哈哈哈!

    缓缓从地上站起来,姑苏流云按着心口,没有再看苏婉一眼,一步一步,向外面走去。

    苏婉原本还担心姑苏流云再动手,哪里知道,他就那么走了。

    看着那修长的背影,第一次,苏婉发现,原来一向神秘又诡异的逍遥门门主,其实也有可怜的时候。

    比如……现在,形单影只,孤家寡人。

    “阿婉!”

    凤吟九的声音,快速将苏婉的神思拉了回来。

    看着凤吟九,苏婉微微一笑。

    “阿婉,到底怎么回事?”

    他明明已经看到阿婉被吸进了那巨大吸力的黑洞,为什么阿婉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说,他现在还在幻境中。

    凤吟九神色慌乱,邪魅英俊的脸上,那双漆黑的眼眸,带着几分不安。

    苏婉见状,轻轻抿唇,再次微微一笑。

    稍稍侧过身,示意凤吟九看向她身后。

    穿着大红色锦绣华丽长袍的凤九幽携着同样一身大红色锦绣华袍的阮绵绵,缓缓走了出来。

    而阮绵绵的另一边,是一身白衣,温润如玉的凤长兮。

    “小九九!”

    ……

    大瀚国六十九年秋,国师姑苏流云在帝都郊外忽然失踪,不知去向,一时成迷。

    康华帝下令彻查,但是翻遍了整个大瀚国,都未找到半点儿蛛丝马迹。

    甚至派人去了五华山,但是翻遍了整个五华山,也再找不到逍遥门。

    据说,在深秋的夜晚,大瀚国东部沿海,忽然出现在一艘从未见过的大船,船高百丈,异?;?,在午夜时分悄然靠近,又在日出之前,悄然离开。

    有人认为那其实是一个梦,根本不曾出现过那样的一艘华丽宛如帝王座驾的船只。

    与此同时,帝都发生暴乱,康华帝听闻,龙颜大怒,下令七皇子白祁飞彻查暴乱一事,没想到七皇子在彻查时忽然遇到大爆炸,重伤昏迷。

    苏婉与凤吟九听闻这个消息时,是在三日之后。

    夜色如画,海风吹拂。

    一轮明月从海岸线处缓缓升起,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倒映出层层叠叠光影,说不出的明丽好看。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苏婉轻声呢喃,将头靠在凤吟九的肩膀上,看着明月光影晃动的海面,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原来诗人眼中的景色,这样美丽。

    听着苏婉念的那句诗,凤吟九眼底划过一丝异样的神色,神色宠溺地看着她,轻轻抚了抚她的脸颊。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阿婉,我们会这样一直白头到老!”

    不仅要共此时,而是要共一辈子!

    “恩!”

    苏婉轻笑着应下,敞开心扉之后,与凤吟九在一起,似乎也没那么多担心顾忌了。

    不过,想着凤吟九的身份还有像是从没来过的凤吟九的父皇母后和皇叔三人,苏婉微微蹙眉。

    凤吟九只是看了她一眼,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勾唇一笑。

    “阿婉,你忘了父皇母后和皇叔离开之前说的话了吗?因为天有异象,七星连珠原本能让我们彼此回到最初的世界,但是又因为姑苏流云以命画地为牢使禁术,原本不该平行的两个空间已经平行,日后我们若是想要见父皇母后皇叔他们,其实只要出海远航就行!”

    苏婉:……

    她不知道是要嫉妒凤吟九的好命,还是该感叹天命如此!

    凤吟九原本所处的时代如今与这个大陆平行,而她所在的二十一世纪,对她来说,只能是一个梦了。

    据说,再想要见到七星连珠的现象,是在千年之后了。

    而千年之后,她早就是一捧黄土一堆白骨!

    不过这个大陆的格局,因为天有异象的变化,想来又会开始热闹起来。

    苏婉刚想到这里,一道黑影忽然出现在两人跟前。

    “主子!”

    凤吟九略微颔首,握着苏婉的手,并未回头。

    “说!”

    黑影快速点头,恭敬开口。

    “京城发生暴乱,七皇子奉命彻查,但是被街巷中忽然发生的大爆炸所伤,至今昏迷不醒已有三日!”

    凤吟九和苏婉对望一眼,从彼此眼底看到了某种光芒。

    ——

    大瀚国六十九年秋末,康华帝因为七皇子重伤昏迷迟迟未醒,忧思过度,一度晕倒。

    与此同时,大宛国趁机发兵三十万,攻打大瀚国西北部,一路势如破竹,因为猝不及防,而大宛国来势凶猛,大瀚国一连连丢三座城池。

    缠绵病榻的康华帝听闻,下旨命恭亲王率军十万,务必要拿回丢失的城池,否则提头来见。

    十万大军对上大宛国三十万大军,显然非常不公平。

    但是圣旨以下,恭亲王只能接旨,否则抗旨不尊,更是砍头的罪名。

    康华帝此举,朝中大臣们看出了不妙之处,知道康华帝这是有意想要让恭亲王有去无回,甚至不介意丢掉两座城池。

    如今的皇子中,死的死,伤的伤,体弱的体弱,原本七皇子该是最好的帝王人选,文武双全,奈何……如今昏迷不醒。

    而康华帝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自然会想着在七皇子醒来之前,替七皇子除去一切障碍。

    大瀚国十万大军对上大宛国三十万大军,而且还是在大瀚国西北边境,几乎没有胜算。

    恭亲王此去,显然凶多吉少。

    但是让众人没想到的是,不到三个月的时间,恭亲王率领的十万大军,不仅收回了被大宛国三十万大军占领的两座城池,将大宛**队赶出了大瀚国西北边境,同时乘胜追击,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直逼大宛国帝都。

    再过半个月,大宛国帝都插上了大瀚国恭亲王的旗帜,大瀚国则向西延伸了数千里,将大宛国纳入了其版图,而大宛国从此消失在元修大陆的版图上。

    恭亲王率领十万大军灭了大宛国,消息一传回大瀚国帝都,满朝震惊。

    御书房中,康华帝看着密报,眉头皱的几乎能夹死蚊子。

    这与他所计划的几乎背道而驰,白祁烨没有死在战场上,大宛国反而灭亡了。

    他本应该高兴,毕竟一统元修大陆是他的多年的夙愿。

    可这个夙愿中若是存在一个非常危险的因素,对他来说,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事到如今,白祁烨的权利越来越大,而且大宛灭国后,因为白祁烨在大宛国并未采取杀光政策,甚至就是那些自愿投降的俘虏都被他优待,军中对白祁烨的呼声越来越高。

    甚至,在大宛国,几乎奉白祁烨为新一任的帝王!

    白祁烨本已经是摄政王,现在不仅击退了大宛国的三十万大军,居然还灭了大宛国,班师回朝时,身为帝王的他,除了屁股下面的这把龙椅,显然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嘉奖白祁烨了。

    想到这里,康华帝的眼底划过一丝浓烈的杀气。

    白祁烨,绝对不能再活着!

    “王德顺,传阿婉进宫!”

    王德顺听着,连忙点头。

    不过传回来的消息,让康华帝更是怒气横生。

    “不在府中?”

    “是的,皇上!”

    康华帝心中猛地一顿,怎么可能不在府中?

    他的隐位时时刻刻注意着苏婉的动静,她怎么可能从他眼皮子底下离开。

    王德顺看着康华帝的神色,好一会儿,才敢小心翼翼开口。

    “皇上,刚得到最新消息,说是这一次恭亲王出征,凤郡主一直就在身边?!?br />
    “什么?”

    瞳孔猛然瞪大,康华帝不敢置信地看着王德顺,显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阿婉!

    阿婉怎么可能会和白祁烨在一起?

    如果说前一刻他还盼着阿婉与白祁烨在一起,到时候利用白祁烨的势力,帮助他一统元修大陆。

    那么这一刻,他恨不得将白祁烨千刀万剐。

    他的皇子中,仅剩的优秀的皇子白祁飞,现在还在休养中,完全不能处理朝政。

    这个时候白祁烨做大,他百年之后呢?

    一想到这里,康华帝只觉得心口堵得慌。

    一口气没上来,两眼一翻,竟是直接晕了过去。

    苏婉和凤吟九从大宛国赶回来时,已经是一个月之后。

    彼时,康华帝几乎已经缠绵病榻。

    再次看到康华帝,看着他鬓角花白的发丝时,苏婉眼底划过一丝复杂的情绪。

    记得当初刚见康华帝时,她被康华帝那股帝王威严压得几乎不敢抬头,而现在……

    原来当年威严冷厉的帝王,到了现在,其实也只是一个垂垂老矣的老者而已。

    “阿婉!”

    看着坐在龙榻边看着他的苏婉,康华帝抿了抿唇。

    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

    “去看看你七哥吧,他……他的情况不太好,但是也不如外面传闻的那样,还在昏迷不醒中?!?br />
    白祁飞的情况,苏婉自然知道。

    有凤吟九在,哪怕远在几千里之外的大宛国,大瀚国帝都的情况,他们了如指掌。

    大瀚国的天下,最终还会是凤吟九的!

    到了东宫,看到白祁飞的时候,苏婉心底,像是被什么狠狠击了一下。

    当年那个洒脱飞扬,明朗豁达的少年,如今居然面色苍白,靠在床榻上,身形消瘦。

    站在房间门口,苏婉张了张嘴,好半天,才喊出声来。

    “白祁飞!”

    不是太子!

    白祁飞听着,原本紧绷的神经,在这一刻,忽地松了下来。

    “阿婉,你来了?!?br />
    沙哑的声音,带着说不出的虚弱。

    苏婉听着,眼眶一热,险些落下泪来。

    快速抬头,看了看天,这才忍住眼眶的热泪,微微一笑,快步走了进去。

    “亏得不像是传闻中说的那样,你还昏迷不醒着?!?br />
    白祁飞没想到,再一次看到阿婉,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他被荣亲王府的人算计,几乎丢了性命。

    现在即便醒来了,但是身体垮了,而且一只脚几乎不能行走。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再做大瀚国的储君。

    然而这些都不是主要的,他这一辈子,最在意的事,怕就是阿婉对他的态度了。

    他知道当年他说的话到底多伤人,若不是阿婉坚强,换做寻常女子,想来早就一心寻死。

    什么叫做别人碰过的东西,我嫌脏!

    当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几乎听到心底心碎的声音。

    他知道,从那一刻开始,他就失去了阿婉!

    这辈子,阿婉再不会像小时候那样,将他当成无话不说的好哥哥好朋友!

    哪怕,再说出那些话时,他的心在滴血。

    但是,为了那个位置,他必须那样做!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阿婉,你……不恨我?”

    听着白祁飞的话,看着他几乎呆滞的神色,苏婉勾唇一笑,眼底眸光澄澈明亮。

    “白祁飞,我们从小几乎一起长大,你是什么性子,我能不知道?说恨你?我苏婉就是恨天下人,也不会恨白祁飞你!”

    “你为我做的一切,我都知道!”

    只不过,当做不知道罢了。

    这是一场戏,白祁飞已经在努力上演着,她不能拖他的后腿。

    听着苏婉的话,白祁飞的眼底浮现一丝湿气。

    在苏婉看向他的时候,快速别开头,看向不远处的窗棱。

    “阿婉,我听说,你与皇叔在一起了?”

    声音很小,不知是因为身体虚弱,还是因为不想问的太清楚。

    但是苏婉,却听得非常清楚。

    “恩,我们在一起?!?br />
    白祁飞的眼底,划过一丝复杂的神色,心中,像是被什么狠狠击了一下,顿顿的痛。

    不过……也好。

    “恩,这天下能够配得上阿婉你的男子,也只有皇叔了?!?br />
    “我大瀚国的天下,也只有交到皇叔手中,才能真的能保全!”

    苏婉蹙眉,看向白祁飞。

    白祁飞幽幽一笑,依然不看苏婉,而是盯着窗棱,声音不快也不慢。

    “阿婉,一直以来,你该知道我的心思,那个位置……并不是我想要的?!?br />
    我想要的,只是想要一直守着阿婉你!

    原本以为登上那个位置,我就能好好护着你,能护你一辈子,但是……

    呵!

    还有什么但是呢?

    “从小到大,我都很敬重皇叔,甚至,比对父皇还要敬重。大瀚国在他手中……定会越来越繁荣昌盛!”

    不等苏婉说话,白祁飞忽然回过头来,看向她。

    “阿婉,你还信我吗?”

    看着白祁飞那双明亮的眼眸,苏婉只觉得鼻尖酸涩。

    原来,他什么都明白。

    “信的!”

    为何不信,这世上像白祁飞那样对她好的人,真心太少太少。

    “那就……安心等着,你会嫁给皇叔,而这个天下,也必定会是皇叔的?!?br />
    “阿婉,我会在这宫中看着,看着你们,让大瀚国越来越好!”

    ——

    大瀚国六十九年初冬,昏迷不醒近两个月的太子忽然醒来,康华帝闻讯快速到了东宫。

    那一夜,据说东宫传来一声厉喝,几乎平地惊雷。

    那一夜,据说东宫灯火,一夜未灭,一直到天明。

    那一夜,据说康华帝从东宫离开时,鬓角白发苍苍,心神疲惫……

    半个月后,康华帝下旨,为摄政王与凤郡主赐婚,并且亲自当主婚人。

    一个月后,康华帝身体不适,禅位太子白祁飞,移居万德山庄静养。

    太子登基,改年号为康顺,称康顺帝。

    康顺帝在位仅仅三个月,因为身体孱弱,无心朝政,而皇家已无能担当重任之皇子,加之百姓中,军中等对摄政王呼声极高,康顺帝登基三个月后,主动禅位摄政王白祁烨。

    三日后,摄政王白祁烨登基,改年号为康凤,史称康凤帝,册立摄政王妃为皇后,同时下旨,废除三年一选的选秀制度,并且禁止朝臣议论后宫之事。

    康凤帝登基不到一个月,东海彼岸凤天王朝有使者来朝,恭贺康凤帝登基,并且带来很多元修大陆没有的珍宝,与康凤帝相谈甚欢。

    据说,那位使者姓凤名长兮,乃是东海彼岸凤天王朝身份极为尊贵的皇叔,医术精湛无双。

    据说,康凤帝与皇后为了让使者为康顺帝看诊,在养心殿设私宴。第二日,凤长兮前往紫宸殿,探望康顺帝,为其看诊。

    元修大陆与东海彼岸凤天王朝的来往,便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从此不断往来。

    【全文完】

    【表示看到亲们在书评区的评了,阿妩也想好好继续努力写,但是很多时候力不从心,断断续续的更新,不仅亲们看的累,阿妩写文更加累,主要是文太长,到了这后面,几乎忘了前面,又倒回去找,有些不尽人意的地方,还望亲们多多理解。这个文到此为止,拖沓了一年多,真的谢谢亲们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鼓励,看到亲们的评,阿妩真的很感动也很不好意思,尽量展开结局,收尾还是有些仓促,辜负了亲们的厚爱,真的抱歉,(向各位亲们道歉,鞠躬?。?

网上如何购买彩票 www.sepij.tw

网上如何购买彩票
投推荐票